插仙录

•  发布时间:19-10-29 20:49:33 收藏

第一章 女老师


  “这里就是你的宿舍了。”带着黑框眼镜的女老师带着林帆到了一栋教学楼指着一个教室道。

  ——我擦勒!为什么别人的宿舍都在宿舍楼,我的宿舍却在教学楼,还是在教室里。

  “那个,那个,这里好像是教室吧。”林帆向黑框眼镜女老师问道。

  “是啊,我知道这里是教室。”黑框眼镜女老师左手扶了一下眼镜框答道,镂空的黑色蕾丝上衣里35D的小馒头抖动了一下。

  “既然是教室,那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宿舍呢?”林帆问道。

  纳尼,一般学校的宿舍不是4-8人一起住的吗?这怎么可能是我的宿舍。

  没见到整间教室就一张床呢?

  这什么大学啊,连宿舍楼都没栋吗?居然要我住教室?纳尼啊!

  “那不是床吗?”黑框眼镜35D豪乳的女老师指着教室角落里的一张床道。

  林帆:“可是这里是教室。”

  女老师突然一把抓住林帆的小弟弟,用力一捏,林帆感到一股吃痛,小弟弟却突然硬了起来,好像感受到了兴奋的异样,抬起头一触即发。

  可惜林帆终究还是一个小处男,不懂得应对,也不懂得成熟女人渴望的风骚。

  林帆退缩者闪避着黑框眼镜35D豪乳女老师的‘抓阳具凤抓手’的偷袭。

  见到林帆退缩,黑框眼镜35D豪乳女老师嘴角的笑容更媚了。

  林帆也没想到玄灵大学的老师这么猛,虽然在网上听说过玄幻大学男学生没有一个能坚持一个月不退学,但林帆也没想到这里女老师这么猛,他一个第一天来报道的男学生,女老师就迫不及待了。

  不要啊!

  雅蠛蝶!

  女老师突然一拉下林帆牛仔裤的拉链,原本硬挺的肉棒此时破蛹而出,傲立于带着黑框眼镜、穿着镂空的黑色蕾丝衣裙的女老师面前。

  女老师迅速拉下林帆的内裤,林帆刚想退缩,女老师就迫不及待地含住,止住林帆后退的脚步。

  林帆肉棒吃痛被女老师咬住,只为止住他退缩的脚步,肉棒吃紧,变得更大,顶在35D豪乳的黑框眼镜女老师的喉咙里。

  “嗯!~”女老师的喉咙被肉棒塞得喘不过气来,嘴唇的贝齿不禁加大了力度,贝齿的锋利加大了林帆肉棒的刺激感,更大的快感涌现。

  一阵阵舒爽的感觉涌上林帆的大脑。

  见到林帆不再挣扎,黑框眼镜女老师,开始含进含出地给林帆的肉棒做着活塞运动。双手也不闲地解着自己黑色镂空蕾丝衣裙的拉链。

  就在这时,黑框眼镜女老师的手机突然响了,女老师继续含进含出做着活塞活动诱惑着林帆,一边情不愿地拿出苹果6手机慵懒地扫了一眼,但看到手机屏幕的电话号码时,黑框眼镜女老师的嘴型“0”字型地怔住了。

  感到肉棒突然没有了活力,林帆看了一眼胯下的女教师,只见35D豪乳、带着黑框眼镜、穿着黑色镂空蕾丝衣裙的女老师像六神无主地怔在原地。

  女老师突然站起身,拉好自己衣裙的拉链,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空留下此时正一柱擎天难受得要命的林帆跟他的阳具。

  起初,还没什么感觉,林帆还没什么,但过了一会儿,林帆就懊悔不已,为什么当时没有一点勇气勇敢地去把那个美丽风骚的女老师拧倒在地,对她“啪啪啪”。

  呜呜!~十八岁,没想到我还是处男,好不容易有机会了,我居然没有珍惜,老天啊,诸葛亮啊,我真是太失败了。

  林帆顿时想shi了的心都有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女方对你有好感你不主动吃肉,不是活该单身一辈子吗?

  Oh ,my god

  让我先shi一shi好不好。

  林帆消极地躺在地上,懊悔当时女老师都那么主动了,自己居然没有去推倒她,对她“啪啪啪”,真是活该自己打一辈子光棍啊,见到美女都知道主动,性主动的极品美女,这个世界能有几个啊?

  林帆的内心像被人捅了无数刀一人难过,伤心的,迷迷糊糊地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章 月夜捅佳人


      突然,林帆宿舍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梳着双马尾,身穿白色的蓬松蛋糕裙蕾丝洋装,看起来就像瓷娃娃般漂亮又拥有上层贵族女子雍贵气质的女子推开了林帆的宿舍门。

  谢小柔紧张地打量着房间里的情况,课桌早已被搬空,只是在角落里放置着一张上下两层的双层床。

  林帆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倒在床上。

  谢小柔的双腿颤抖着,对于她一个妙龄的黄花闺女来说实在是太害羞了。

  她身为坐拥千亿人民币的谢长隆的独生女,父母一向对她管教颇严,知书达礼,有着贵族子民应有的素质涵养。像这种独自一人进入一个陌生男子的房间,会惹来流言蜚语的事,她以前是绝对不会做。

  她来这里是为了感谢林帆白天好心救了她,同时也为了摆脱墨家那恶心的花花公子。

  墨其俊,墨家长子,一直对她谢小柔纠缠不清,令谢小柔烦恼不已,谢小柔又没办法拒绝她,她们谢家的很多生意都需要墨家的帮助。

  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不纯的,她只是想在林帆的房间里呆上一晚,传出些流言蜚语,令一向评价清誉的她蒙点尘,听说男性都希望自己的老婆是处女,她的声誉不纯了,墨其俊就不会烦她了吧。

  谢小柔之所以选择这里,只要是他对林帆的印象不错!因为墨其俊非要开一部两座的法拉利去自己家门口接她,家里人又担心与墨家合作的生意受损,自己不得不跟墨其俊一起出来,没想到墨其俊居然在法拉利车上毛手毛脚,为了摆脱墨其俊的纠缠,不小心迷路了,去到无业流氓较多的城乡结合区,被几个坏人盯上了,就要拉着她去无人的巷仔去那惨无人道之事,刚好经过的林帆居然为了救她与六七个无业的混混流氓纠打在一起,救她出那个火坑。

  谢小柔抚摸着林帆身上的伤口,心中像被某一种柔软刺中了似的。

  谢小柔此时还不知道,自从她一进入这房间,体内的肾上腺激素荷尔蒙就呈现不正常的急速激增中。

  一个结发于顶,束结肖尾、自然垂下于肩上梳着未出室少囡常见的垂鬟分肖髻发型的女子此刻正盯着一副二百寸的大屏幕,液晶屏幕里此刻正显示林帆睡在床上,谢小柔在抚摸着林帆身体的伤心。

  女子成熟的酮体前凸后翘,36E的傲人胸线仿佛时刻都要弹跳出来,湖水蓝色的棉质短衫搭配着粉红色色的棉布长裙,平民的装束打扮并没有使她失色半分,反而更显她的清纯魅力,吹弹即破的白玉色的肌肤,大大的眼镜,小巧精致的脸孔,1米69的身高配合105斤的体重完美的体重。

  此人正是玄灵大学的校长,也是凌海市的市长更是昆龙国的女总统。

  司徒晓芙一出生就是天生仙媚体体质,昆龙国的人民不选灵力高强的隐人也不选有钱有能力的人当总统,而是选平民出身的司徒晓芙,估计也是因为大部分女人羡慕她的能力男人都爱慕她的美貌。

  把自己喜欢的女神推上一个更加有魅力的位置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吗?

  司徒晓芙抿笑着按下了一个遥控器开关。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阳体’。”

  司徒晓芙眼前的电脑显示着玄灵大学的所有学生的体制。

  一股催情的芳香在林帆和谢小柔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喷射而出。

  谢小柔的脸色突然嫣红起来。

  谢小柔双手结‘兵、斗、者、临’的法印,白色蓬松蛋糕裙蕾丝洋装的拉链自动拉下滑落,谢小柔轻抬玉足,蕾丝洋装就自动地滑落在地,小女孩专用的卡通印花小抹胸吊带也缓缓地升上。

  一切的动作是那么优雅美丽!

  任何一个女人脱衣服都难免会有一丝不雅,但对小熟法术的谢小柔来说,脱衣过程的那一丝优雅是不存在的

  谢小柔光洁的额头下原本黑眸灵动水汪的眼睛痴痴地盯着林帆的下体,谢小柔感到有一种欲望在呼唤着她。

  谢小柔原来只是想在这个房间里呆上一晚,传一些流言蜚语出去,断了墨其俊的追求。她从未想过跟异性有一部分的接触啊!

  可,为什么,有一种欲望在呼唤她?

  脸色嫣红的谢小柔迷失在欲望的涟漪里。

  她三除五下地脱去林帆的衣服,谢小柔迫不及待地就往林帆的阳具下坐落,因为还是处女,不懂被林帆的阳具打炮入洞的技巧,林帆的阳具好像淘气的小宝贝似的好几次都滑出谢小柔的蜜穴外。

  在经历了好多次滑落出她蜜穴洞外的经验,很快,谢小柔就学会了,用自己柔若无骨的纤手扶着林帆的阳具让林帆的阳具大炮对准自己的蜜穴淫洞。

  就这样缓缓地坐下

  林帆还在睡觉,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之所以如此嗜睡,是因为这间教室的隐藏喷头喷射的隐藏气体。

  虽然林帆的意思还在睡觉,但林帆的阳具还是感到异样,海绵体工作并不需要人体的意识来工作。

  很快林帆的阳具大炮就变大了。

  感受到钻入自己阴道的下体突然变大,撑着她的阴道壁,谢小柔吓坏了,花容失色,理智也清醒了。

  阳具触碰着阴道壁,虽然没有动,但谢小柔的阴道还是一抖一抖地抖动着,淫水开始流淌湿润着她的骚穴。

  在对破处的恐惧清醒与体内蠢动被插的欲望中,挣扎着。

  此时谢小柔划过一丝恐惧、一些害怕,身体迅速地往上,让林帆的大炮阳具离开自己宝贵的蜜穴泡洞,谢小柔坐在空中喘着粗气。

  内心砰砰地跳个不停!

  一些痛苦的表情爬上谢小柔的脸上。

  谢小柔眼色迷茫,时而眼角带起一起媚笑,那是被干的快活向往,多少次在深夜小心翼翼用手指自摸的快活感觉;时而脸上脸上划过一些,那是一个女人对破处的恐惧,是理智的挣扎的痛苦。

  谢小柔的心脏“砰!砰!砰!”地直跳着。

  谢小柔挣扎着,就要为了逃避内心的挣扎不作选择,逃避这里时。

  教室的投影大屏幕突然降下了。

  正在屏幕前观看,梳着未出闺少囡的垂鬟分肖髻发型,穿着平民女子湖水蓝棉衫粉红色棉布长裙的司徒晓芙女子的右手抚摸了几下自己胸前36E的大馒头,像猫戏老鼠地说道:“想走?怎么可以?我可以需要处女之血来浇盖我宝贝的‘阳体’”司徒晓芙再次按下了遥控器。

  一股更浓的芬芳气体喷出。

  谢小柔的原本黑眸的眼镜突然有了一些通红,身体对被异性的插入的欲望更加冲动强烈了,教室的黑板上悬挂的投影仪屏幕此刻正播放着一个女人坐着男人的身上,嘴上哼着快乐、痛苦的天国乐歌,身体却不断观音坐莲地扭动着。

  “轰!”的一声,欲望在谢小柔的体内点燃了。

  为了屏退自我的理智

  谢小柔用力地一把抓住林帆的阳具,用力一捏,然后对准自己的蜜穴,插了进去,深深地,用力地坐了下去,一落到底,自己欠插欠干的淫穴被林帆的阳具大炮一捅到底。

  “啊!!!!…………”美妙而带着无限痛苦的声音响砌教室。

  “呜~~”谢小柔乐极生悲,脸蛋扭曲着,双眼含花,眼泪不受自主划过诱人的脸蛋。快乐还未享受到,下体就传来一阵撕裂感,谢小柔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人强硬地撕裂了一样。

  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撕裂着她,惩罚着她,只因她淫荡,所以要撕裂她的身体,折磨她,让她永生都记住这一此,记住是她好色所以才会心甘情愿被男人叼。

  “果然是个阳体啊!”观看着屏幕,梳着未出闺少女的垂鬟分肖髻垂于右边,穿着湖水蓝棉衫搭配着藕荷色的棉布长裙的司徒晓芙,此刻正站在床沿上奋力扭动着腰肢,像个男人‘老汉推车’一样奋力挺动着腰部,腰肢的扭动速度比一些猛男的抽插速度还要快,仿佛她才是男人,她身前正站在被她强暴的男人。

  “嗯!~嗯~哦~哦!~哦……是个阳体呢。是我需要的阳体呢。强死你,强奸死你,你们这些贱男人,我们女子,女子才是最强的。嗯!嗯!嗯~”司徒晓芙对着空气疯狂挺动腰部扭动着,仿佛她才是女王,她身下正躺在被她强暴的男人。

  处女破处的鲜血划过谢小柔的肉壁,缓缓地向着林帆的阳具流淌,因为坐的太急太用力,阳具大炮一泡叼到底,深深地插入谢小柔的肉壁里。谢小柔不敢动,因为下体太疼了,她现在已经连坐起来拔出阳具的勇气都没有了。

  全身像被人强硬撕裂开一样,而造成这一结果的正是谢小柔她自己,是她自己强 奸自己造成的。

  这对谢小柔来说是多么讽刺啊!难道她要自己抱怨太用力,不爱惜自己?

  破处的疼痛终于使谢小柔的理智清醒起来,药力也消失得差不多。

  谢小柔只感到自己的脑袋嗡嗡直转,完全无法反应过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谢小柔脑袋嗡嗡直转无法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

  深陷入谢小柔阴道,深深地插进她身体的阳具大炮在得到谢小柔的处女之血,突然有模糊的阵图在他的阳具显现,阳具大炮突然又变大了,撑顶着谢小柔的阴道。

  谢小柔也感到下体的异样,但她不敢动,因为她怕疼!

  对于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她,怎么可能知道疼痛,怎么可能受得了疼痛?

  模糊的阵图从林帆的阳具显现,灵气突然从林帆的阳具流淌向全身,一副人体穴位图开始隐现于林帆的全身,谢小柔被自己破处的几滴处女鲜血全部被林帆的阳具的尿道口吸收,从林帆的阳具口流入林帆的气海穴。

  林帆的全身开始变红,身材妖异地变换着颜色,是那种鲜艳显眼的大红色。

  突然,林帆睁开双眼,眼球血红无神,犹如被控制的鬼魅。

  血红的林帆耻部突然用力一顶,身体用力一翻,就把阳具深深地顶进了谢小柔的子宫底,同时“翻手当将军”把谢小柔压在床上。

  “啊!!!”谢小柔疼痛地大喊。

  双目血红无主的林帆快乐地挺动着腰身,一深一浅地顶着谢小柔的淫穴,努力地、用力地、想插烂她的淫穴。

  “快拔出啊!啊!你这个混蛋快拔出啊。”谢小柔双目带泪花地痛苦大喊着。

  “混蛋!快拔出来,快拔出啊!”谢小柔双手捶打着林帆的身体,在床上退缩着想拉远林帆顶到她子宫底的阳具与她的输卵管的距离。

  可惜,双目闪烁着妖异红色无神的林帆,双手钳固着她的腰部,腰部继续快乐地挺动抽插着,伴随着谢小柔“呜呜~混蛋,住手啊!”“呜呜~混蛋,停住啊!停!”“呜呜~停啊!混蛋!挺啊混蛋!”“呜呜~别动了混蛋,别叼了混蛋!别叼了,呜呜~别叼了……”的悲吟声响彻这个教室。

  在能收看这个房间一切的另一个房间里,有着一位学着林帆抽插着谢小柔一样对着空气扭动着腰肢的女子,玄灵大学的校长、凌海市市长、昆龙国的女国王,梳着未出闺少女的常见垂鬟分肖髻垂发型,穿着平民常穿湖水蓝棉布短衫还有粉红色的棉布长裙,一看就像清纯无辜无知的女子,此刻正盯着眼前二百寸的大屏幕观看着千亿身家谢长隆她独生女儿谢小柔被林帆爆插得画面,林帆抽快一点她就抽快一点,林帆插慢她就插慢。嘴里呢喃着:“贱男人,你求饶啊!你求饶啊!你喊破喉咙都没用,我司徒晓芙要奸死你,要干死你这个贱男人,插你!插你……”

第三章


      “别啊~混蛋,快拔出,拔出来啊!混蛋~~”在林帆的抽插中,谢小柔求饶的悲鸣声偶尔也会转化为“嗯~嗯!呜~嗯~呜~呜~呜!……”的快乐天籁呻吟乐曲,宛若天国流传下来的天籁神韵,是那么动人,那么诱人。

  “嗯~呜~嗯~嗯!”谢小柔脸色嫣红,充满欣喜地呢喃着。

  “别啊,别射啊,不要射在里面。”谢小柔惊恐地大喊着。

  “不要射在里面,混蛋,不要射在里面啊混蛋!会怀孕会生小孩的。”

  谢小柔低喃的天籁突然变成高分贝的恐惧叫喊,感到林帆突然的猛加速抽插,谢小柔好像意识到什么,谢小柔非常地疯狂扭动着腰肢拼命地想摆脱林帆的阳具大炮对着自己的蜜穴发射子弹。

  谁说女子不好色,根据心理学家调查,女子看过色情刊物人数不比男人少,只是色情刊物基本都是为男人定制的,他们看的次数极少而已。

  如果女子不好色,那她怎么会跟陌生人大炮?如果女子不好色,那男人还会去寻找一夜 情?如果女子不好色,那跟网友出去开房的难道不是女性?如果女子不好色,她们会跟男性去约会吗?

  可惜,这样疯狂扭动腰肢的摆动,除了增加林帆的摩擦快感与更强的征服欲外,对摆脱自己的蜜穴与林帆阳具的距离毫无益处。林帆的双手牢牢地钳固着谢小柔的腰肢,谢小柔的像条水蛇一样地在原地疯狂扭动着。

  “啊啊啊!”在一阵极速的疯狂抽插中,林帆的阳具一插而没,深入到底,顶着输卵管上终于射出了一股又一股浓密稠白的精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小柔大喊着,一阵又一阵的舒畅感痉挛她全身,带她攀上一个又一个的极乐高峰。

  天堂有云有乐,谢小柔只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痉挛舒爽感流遍她全身,带她攀上一个又一个的极乐高峰,快乐的感觉是那么美妙谢小柔感到全身都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却又感到无语言容的极乐。

  “啊!啊!~啊~”谢小柔又傲娇地大喊着,本能地拒绝着,好像这种事跟高贵的大小姐不符。

  在林帆一股又一股的射精中,感受到成千上万的滚烫生命进入了自己的输卵管,谢小柔无法忍耐地也射出一股阴精回应着。

  回应着那些进入她体内的亿万精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潮水从谢小柔的子宫口喷出,谢小柔的双马尾一紧,双手捂着阴部不让阴精喷出来。

  身为傲娇系的大小姐,怎么可以让人看到这么丢脸的东西,绝对不可以!

  潮水喷湿了谢小柔的双手,一手特殊色味。

  潮水终于退出,谢小柔无力地放松了下来,突然“啊啊啊啊啊!~”谢小柔又大声地喊起来,然后因性交而感到快乐的子宫,在肉壁的蠕动中再次感到快乐,又喷出了一股阴精。

  “啊啊啊啊啊!”谢小柔无力地大喊着,双手已经来不及捂住,只好破罐子破摔地任由潮水从子宫口喷出。

  对于千娇百媚,从小娇生惯养,犹如邻家妹妹可爱却有着一颗傲娇心得她,这实在是太丢人了。丢人丢死啊!

  “啊!!~~”谢小柔大喊着,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

  自己居然喜欢这种这种,喜欢被男人的阳具插着淫洞的这种的感觉。

  这,这,这实在是以平时的教养无法接受啊!

  自己是一个有涵养的高级贵族女子,怎么可以像贱民一样,怎么可以像贱民一样喜欢这种感觉呢?尤其还是被一个连部破车都没得贫贱屁民干,自己都觉得很爽。

  “啊啊啊啊啊!”谢小柔大喊着,这实在是无法接受,无法接受啊亲!

  想起那些开着法拉利、迈凯轮、科尼塞克、布加迪威龙超级跑车的公子哥追求自己的时候,自己却睬都睬他们一下,如今自己居然被一个连破车的都没有的贱民干,自己还被叼得那么爽。

  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啊!

  谢小柔双手掩着脸,连衣服都忘记穿了,就要走出这个宿舍。

  林帆目无灵魂地盯着,一语不发,见到要逃跑的谢小柔,目无灵魂的林帆突然伸出一只手拉住他。

  “哼!”谢小柔傲娇地看了一眼林帆,扭过头不搭理他。

  梳着两条幼儿园小朋友常梳的双马尾的谢小柔,傲娇感却十足。

  谢小柔傲娇地不看着林帆,右臂却挣扎着林帆放手。

  突然,林帆突然抱住谢小柔,双手抓住谢小柔的柔荑把谢小柔一扭,把谢小柔扭过身来,让谢小柔跪在冰凉的地上,让她像小狗一样趴着,双手抓着她柔荑,让谢小柔的双臂悬空着,身体不能着地。

  因为教室的投影仪此刻正播放着男主角狗爬式干着女主角。

  目无灵魂、的林帆也学着黑板上投影仪狗爬式表演的男女主角那样,抓住谢小柔的手,然后阳具着在谢小柔耻部移动寻找着洞穴入口。

  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谢小柔扭过头大骂道:“贱民,你要干什么。你这个无耻的贱民,你要对本小姐干什么?你刚才叼本小姐,本小姐都没跟你计较。你现在又要来,你这个欠叼的贱民,无耻,不害羞,做你妈啊做,肏你妈啊肏。你这个下流好色的色狼,你快放开本小姐啊。”

  谢小柔奋力扭动着身体,想要抗拒。

  “小家伙,身体很老实嘛!”司徒晓芙通过二百寸大屏幕看着谢小柔那正在流水的淫穴,阴道里肉壁还轻微地抖动着,显然已做好了被插的准备。

  “你这个下流无耻的色狼,下流胚子,你也不想被你看不起吧!所以你快放下我,快放出我啊!”谢小柔大喊着,双腿却不由自主地夹了夹以增加下体淫穴瘙痒的蠢动。

  这大小姐,也是极品了!

  由此可见,有钱人家的女子未必就比别人高尚,她们吃喝嫖赌据说不比普通人差,她们的素质涵养那是装给别人看的,私底下她们高高在上,私底下脏话绝不比普通人少。

  她们淫绯的生活绝不比普通人少,她们一方面要求男人帅气、有钱、专一,可她们自己私底下却不检点。那些牛郎店到底开给谁的?别跟我说是开给男性的。

  女人如果专一、自爱,那那些不检点的男人去偷谁?正因为有不检点的男人也有不检点的女人,才有偷情啊!

  女人被艹时,不爽,骗谁呢?

  “混蛋!!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啊?”谢小柔大声地喊叫、挣扎着。

  目无灵魂的林帆一语不发地寻找着谢小柔胯部淫穴的洞口,寻找到蜜穴的子宫口后,林帆也不怜香惜肉,腰部用力一挺,就狠狠地将自己的大炮阳具猛猛地插入谢小柔的子宫里,在她的阴部里抽插着。

  “哦!~”谢小柔满力地叫了一声。

  好像未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似的。

  谢小柔又大声喊道:“混蛋,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快放下我啊!快拔出来,拔出来啊!”谢小柔强硬地拒绝着!

  拒绝承认下体那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极乐快感,这不是真的,这只是做梦,只是幻觉。

  谢小柔流水的淫穴在得到林帆的阳具大炮筒后,更加欢快地夹击夹紧着林帆的阳具,像个数月未进食的饥渴难民一样夹击紧夹着她喜欢的大炮,一股又一股地淫水流淌冲击帮助着,要砸出它里面的子弹、要榨干它里面的精子。

  “混蛋,色狼,快放开……嗯……我,快开我啊……嗯,你这……这个混蛋。”谢小柔大喊着,如果不是这间宿舍隔音,估计整栋学校的学生都能听到谢小柔的声音了,跟温声细语的大家闺秀贵族女子形象相差太远。

  “快放开我啊,混蛋!”谢小柔强硬地拒绝着,作为傲娇系的女主,怎么可以低头,嘴里还不时几句天籁的呻吟。

  “嗯……嗯!~你这个混蛋,快……快……快……嗯……开我啊,嗯……你这个混蛋。”

  身体不时挣扎着,有几次还挣扎成迎合的状态,往林帆的耻骨撞去,让林帆顶得更深更爽。

  双手被目无灵魂的林帆双手抓住,柔荑无处着地,前半部身体无处着力,只能靠林帆的双手牵引着,一双33C的小馒头因无处包裹而裸露在空气,粉色的乳尖随着林帆的大幅度而跟着乳房大幅度地摇摆着。

  林帆目无灵魂的,只是本能地挺动着腰肢,一下一下地抽插着。

  “混蛋!停下啊混蛋!嗯……我要回宿舍了,我真的要回宿舍了。嗯……”谢小柔口齿不清地呢喃着,不想承认,被林帆插,被男人插,被人捅的感觉真的真的很爽很爽!感觉太美妙

  如果不爽,那为什么女人一边喊着“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一边跟丑男人上床被丑男人叼被丑男人干?难道她们真的不爽?

  所以,被男人插,被男人肏,被男人艹,女人真的不爽?真的没有感觉吗?

  “嗯……嗯……混蛋!停下啊,混蛋。我要回宿舍,我要睡觉,我要小便,嗯~……我要上课了。”谢小柔嘴里口齿不清地叫喊呻吟着。

  人总是不会说出自己的真正感受,也许她在说好时,其实心里却在说不好;也许她在说不好时,其实心里却在说好;也许她在说好或不好,心里真的在说好或不好。

  我们无法准确地感知一个人的感受,所以对方说不好是真的在说不好吗?

  说不想去宾馆的女性真的不想去宾馆吗?如果你认为她真的不想去宾馆,女人说“不要”,如果男性真的不要,那就等着草不到她的骚穴吧。

  “不要啊!!嗯……混蛋,嗯……放开我啊!!!!!!混蛋……”谢小柔狗趴似的大叫着,双手被林帆抓住。阴道被林帆一次又一次地填满,谢小柔肉壁终于忍受不了这快乐,用力地吸吮了几口林帆的阳具,喷出一大股阴精刺激着林帆的阳具,以求得到林帆阳具的回应。

  林帆的阳具继续硬挺地抽插着谢小柔的淫穴,发出“滋滋滋”的响声,伴着耻骨的撞击音以及“啪啪啪”的伴奏,共奏着通往天国的乐曲。

  “啧啧!小两口的挺快乐的嘛,还真是本相极佳的‘阳体’呢?”发结于右侧梳着垂鬟分肖髻,穿着湖水蓝色的棉衫搭配着粉红色的棉布长裙的玄灵大学校长、凌海市市长、昆龙国女总统国王司徒晓芙此刻躺在床上听着谢小柔傲娇的‘拒绝’,在二百寸的大屏幕里观看着她们的大战。

  香汗从她的身上不断滑落,这些都是她在刚才观看林帆与谢小柔大战时模仿林帆的抽插动作出的汗,脚上一双棉布白鸦袜早已不知道被踢到哪里。

  女子踹着粗气,仰躺着床上,嘴里轻语着:“做女人有什么好?有什么好?为什么女子修炼要保持处子之身而男子不需要?”女子的眼里闪过一些苦痛,但转瞬即逝,“阳体,你是我的,是我的!等你成为‘九阳之体’后,我就去采撷你的菊花。我司徒晓芙就能破处子之身,我要让全天下的男人都匍匐在地上,等着我去奸。哈哈!~哈哈哈!”

  司徒晓芙盯着屏幕里的林帆双手钳着谢小柔的柔荑,背后狗爬式的叼閪的两人,司徒晓芙如羊脂玉般嫩白的柔荑也伸进自己的粉红色棉布裙子里不断摩擦着自己的阴蒂,以求自身欲望得到解脱,随着林帆与谢小柔的大战越来越激烈,司徒晓芙的手指虽然速度越来越快但不敢把整根往阴道里塞去,那里有她的处女膜,一旦身子不再完整,她修炼的速度将变得缓慢无比。她的身体将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密封体整体,吸收的灵气也会漏出去,正如一个气球,如果有一个针眼小的洞,就会缓慢地漏气。女子小心翼翼地用力摩擦着自己的外阴蒂,以求欲望得到解脱。

  “做男人真好呢!”

  “阳体,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一定要得到你!”女子轻语着,声音娇嗔奶声嗲气,拨动人的心弦。

  “全天下的男人都准备好匍匐着吧,等着我司徒晓芙去奸死你们的那一天!”

  “嗯!~……不,不要,快拔出来,拔出来啊。”谢小柔傲娇地喊着,双目含花,她不愿承认,承认此时的是自己,居然想林帆插快再快点再插快点。

  这不是她,这不是她好不好?

  她根本就不喜欢被人插。

  她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万人迷谢小柔好不好。

  她是高高在上的谢小柔,怎么会喜欢被人插,还是被一个相貌平平庸俗的平民插,而且自己居然还会喜欢被这个贱民插。

  这不是她,这怎么可能是谢家那个开着红色法拉利458跑车,享受着被各种公子哥包围献殷勤,自己却鸟都不鸟他们一下的谢小柔。

  而自己现在居然被一个庸俗的平民插,身体还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极乐快感,这不是她,不是那个万人迷傲娇可爱的谢小柔好不好?

  那么多有钱多金的公子哥,自己睬都没理睬他们一下,而现在自己居然想被这个样貌、家世都比他们差成天上与地下的男人插快点,再插快点!

  只想被他插快点!

  好舒服!再插快点来解决我的酥痒吧!

  “啊~!快点,再快点!”谢小柔嘴上流着香津玉液突然大喊到。

  身体像个电动马达似的,不断往后面的阳具撞去,享受着阳具与花蕊相遇的极致快乐!

  仿佛是为了回应谢小柔似的,林帆也卖力地快速猛烈抽插起来。

  “不要啊!~快拔出来,快拔出来啊!痛啊~好痛啊!这不是快乐,这是痛苦,是痛苦啊,快拔出来啊,混蛋!”谢小柔又双目流泪地大喊哭求着。

  “呜!~嗯!!呜……这不是我,这不是我!”谢小柔拼命地抗拒着,又像一条水蛇一样拼命扭动着想摆脱林帆的阳具。

  正卖力猛烈抽插的林帆显然又想到谢小柔的拼命挣扎,身体向前一倾,阴道口一滑,林帆的阳具就滑到了她的淫穴口。

  谢小柔的子宫就要解放,阴道就要脱离林帆的阳具了。

  谢小柔反抗着,好像只要在现在摆脱了林帆的阳具,她就依然是那个有着处女膜的谢小柔,依然是那个黄花闺女的谢小柔。

  仿佛林帆的阳具这一拔出,她的处女膜就会自动复原,这一切的淫靡都不复存在,她依然是那个傲娇可爱,梳着双马尾,穿着白色蕾丝洋装的谢小柔,是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被一群公子哥众星捧月的万人迷谢小柔,仿佛这一拔出,这一切都不复存在,这一切都没发生,她依然是那个傲娇可爱的处女谢!小!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