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之路

•  发布时间:19-10-29 20:49:34 收藏

第一章 少年烦恼


        这是一个男人经历了世间种种而又苦于无奈的故事,要说起这段故事,那就要从那个时代开始讲起。

我孤独的坐在马路旁的台阶上,头深深埋在了自己的怀里,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一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哽咽着,但却发不出声音,脸上写满了痛苦,但脑海中却回忆起了从前的日子。

  我叫王浩洋,那年的我带着伤痛上了一个二流的高中,本来我的学习成绩是非常优异的,考上省重点高中的把握很大,但一场改变我一生命运轨迹的事情却在悄然发生。初四那年的一天,下学回家,每天回家都会把报箱里的报纸取回来,由于父亲是市里的科级干部(具体部门省略),所以报纸是他每天下班回家的主要读物。而今天除了报纸,还有一部无封皮的录影带夹在中间,我就一起拿回了家。家里无人,母亲留了字条在桌上:“饭在锅里热热在吃,你爸晚上在单位加班,我和你陈阿姨出去烫发,勿念。”

  于是自己吃了晚饭,看了下表,六点不到,离上晚自习还有一个多小时,在内心纠结是看书还是看电视的时候,却看到了和报纸一起随手被我放在了桌子上的录影带。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录像机,把录影带放在了里面,画面跳了出来,是一张大床,床头上方的墙上,有半张照片,从下身的穿着来看应该是一张婚纱照,播放了一会,画面就像静止了一般,一动不动,也没有其他的声音。看着这静止的画面,我渐渐失去了耐心,正当我想关掉录像机的时候,我听里面传出了声音,我又坐回了沙发上。电视里发出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但听不清楚,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镜头里出现一男一女相互拥吻的画面,我那时哪见到过这种场面,当时心跳加速,呼吸粗重,感觉脸都在发烫,心里既渴望而又害怕的期望着接下来的画面。

  可当男人抱起女人放到床上,开始脱女人衣服的时候,我却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仿佛晴天霹雳一般,我石化在了那里,多么熟悉的面孔,他是我敬重而又崇拜的男人,他就是我的父亲,王建国。

  当我呆坐在那,两眼无神的时候,一个女人愉悦而舒爽的叫声却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瞬间将我惊醒。

  “啊,轻点,你的太大了。”

  我父亲放缓了速度,还温柔的说:“现在感觉怎么样。”

  “嗯,嗯,嗯……”回答父亲的却是舒爽的叫声。

  这时的我仿佛忘记了画面中的男人是我的父亲,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男女交合的地方,耳边响着“嗯。嗯……啊。啊”的声音。我的下体已经坚硬如铁棒一般,浑身燥热难耐,不断的喘着粗气。眼中只有那男人和女人白花花的身体和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啊。啊。建国。快一点”

  “宝贝,受不了了吗?”

  “嗯,嗯,我马就要到了,你再快一点,啊。啊”

  “这么快就到了,是不是老张总也不干你,才让你这么敏感的”

  “别提……啊……”他字还没有说出来,女人全身就一阵紧绷,啊的一声,高潮了。

  “你夹的真紧啊,我都快动不了了”男人喘着粗气说。

  “别动了,缓一下,我受不了”女人无力的央求着。

  可男人哪管那些,掰着女人的双腿,就是一顿猛烈的抽插,而回应他的就是女人既痛苦又快乐着的呻吟声。

  “啊,啊,停一……”女人还没说完,男人却开始加速,让女人的话变成了叫声。而下一刻女人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两腿猛蹬了一下男人胸口,嘴里还喊着:“别射里面”。

  男人也意识到了,借着女人一蹬之力,迅速拔出了阴茎,同时白花花的精液也喷涌而出,带着男性的欲望和精气,射在了女人的肚子上,外阴上,还有一些射在了床上。

  男人泄了全身的欲火之后,无力的躺在了女人的身边喘着粗气,而女人也在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这时的我却双目通红,如着魔般的,兴奋、惊慌、震撼!整个身体躁动难安。

  后来画面中又传出男女的对话,我却根本没心去听,只隐约记得好像是关于钱的事情,因为我的心还沉浸在男人女人那简单的运动当中,直到画面停止了好久我才平复自己的心情。当我恢复冷静的时候,却又慌张的跑到录像机前取出了录影带,跑回屋子里,把录影带锁在了自己的抽屉里,然后我就紧张的出了门。

  满怀心事的我来到了学校,哪有心情去学习,整个人如雕塑一般的坐在那里,老师叫我,我都没有听到。老师鉴于我平时的表现和学习成绩优异,判断我得病了,并让我早点回家休息,我也无心在学习,就坡下驴,听了老师的话,拖着我疲倦的大脑回到了家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脑子里想着我的爸爸为什么这样,我要怎么去面对,我是不是要把这录影带的事情告诉父母,还是偷偷把录影带放在桌上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各种可能,各种办法就这样在我这个懵懂少年的脑子里不断出现。但出现更多的,却是女人的身体,双腿间的毛发,还有那嗯嗯啊啊的叫声,我仿佛中毒般无休止的在幻想,在不断的冲动,直到很晚。而在不停的幻想和思考中,也许是我年轻的大脑接受不了这么强大的负载,终于不在运转,我睡着了。

  翌日清晨,顶着沉重的脑袋和发红的双眼我艰难的起了床,见到母亲在做早饭,我手足无措的站在那,想着录影带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这时,母亲看到了我,对我说:“浩浩,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洗漱吃饭,一会该迟到了。”

  我答应了一声,赶紧跑去了卫生间,并在心里决定,在没想出办法之前,我要把事情埋在心里。在当时这也许是一种逃避,是我缺少面对的勇气,只想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地里,就觉得什么事情都会过去。可正是这样,才发生后来的事,这让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满心的悔恨和自责。

  草草的吃了口早餐,就夺门而出,生怕与父亲面对面的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而漏出马脚。

  上课的时候,我无论怎么控制自己都无法专心的听讲,眼睛总是瞄语文老师的胸部,幻想着她的裸体,感觉自己的下体要把裤子撑开一样。这是老师仿佛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突然点名到:“王浩洋”。

  我整个人一愣,快速的站起来,但下体还硬着,顶着裤子,让我很难站直身体,我佝偻着站了起来,低着头。

  “你身体不舒服吗?”

  “肚子疼”我小声回答到。

  “要去医务室看一下吗?”老师一边往我这走,一边说着。

  我看老师往我这边走,害怕老师看到我下面撑起的小帐篷,赶紧对老师说:“我趴会就好。”

  “哦,那赶紧坐下趴着休息吧!”

  我赶紧趴下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老师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就继续讲课。我趴在那,可能是昨晚太困的原因,我竟然睡着了,这还是我第一次上课的时候睡觉。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推我,睁开眼睛看到推我的人是我后桌的一个女生,名叫,王玉婷。身材有点微胖,长的还比较秀气,带了一个大眼镜,学习成绩也很对得起他的这幅眼镜,能排到年级前三。她轻声的对我说:“咱们最后一节体育课,你还能去吗?用不用我帮你请假。”

  我哪里有什么病,而且体育课每星期就两节,我那么喜欢运动,当然要赶紧去上了,忙起来说:“我没事,体育课能上。”

  她笑了一下,和我说:“那一起去吧。”

  我答应了一声,就一起下楼去操场上体育课了。


第二章 偷窥欲望


    “看你昨天晚自习和今天上课都是在发呆,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就是晚上没睡好”女孩的心思果然比男孩细腻,我赶紧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就这样我们边走边聊,到操场的时候,上课铃也响了起来。整队集合跑圈,体育老师在跑完圈之后发布了解散口令。男生们跑去踢足球,打篮球,女生则跳皮筋,溜操场。我一直都很爱运动,喜欢篮球和足球,玩的都还不错。今天正好和其他班的一起上体育课,解散之后就约到一起打篮球比赛,我们组好了队就一起来到篮球场开始了比赛。年少的我那时玩起来就把一切烦恼都会忘记,想想真的很好。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一节体育课在篮球的赛场上匆匆而过。

  下了课,同学们都三三两两的结伴回家,我满身汗水的坐在地上休息,不时的和玩伴们讨论着刚才的比赛过程。当休息差不多了,我拿起了仍在地上的校服,和玩伴们相互打声招呼,相继离开。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感觉肚子疼了起来,我心还在想,是不是今天装病被报应了,我赶紧往操场的厕所跑去。操场上的厕所是老式的,就等着学生放假后,扩建操场时把厕所和体育器材室也一起重建了。

  在厕所方便完之后,一身轻松的往外走,出了门口之后,却有一些声音把我吸引了过去。

  一个女孩的声音说道:“别这样,你弄疼我了”。

  一个嗓音略有些绵柔的男孩回答道:“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嘛,来让我亲一下”。

  我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判断出是在厕所侧面和体育器材室挨着的过道里,那里后面是学校的院墙,呈三面包围的状态。体育器材室里面有些体育用品也经常会堆在那里一些,以供体育生训练用。

  这时的学校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基本没有什么人了,我听着那传来的对话声,终于抵御不住好奇心和内心深处期望的画面。我想了下,正面能看见里面,但很容易就被发现,而体育器材室是平方,挨着升旗台的地方就能跳上房顶,于是我决定跳上房顶去偷看。

  我故意弄出了声响,让那两人知道有人在,果然在发现厕所这面有动静的时候,两人的声音停止了。而我装作刚上完厕所的样子往校门走去,路过他们那快时,还瞄了一眼,但只发现了体育器材中的一些架子和垫子,并没有看到人影。我心想他们一定是躲在器材后面。我走到升旗台边上,赶紧一闪身,躲到最后一间体育器材室的墙边,踩着升旗台的边缘猛的往上一蹦,抓住了房檐,用力的撑起身体,往上攀爬。我平时运动还是挺多了,上个墙感觉就和做一个引体向上似的。我听着下方没有动静传来,我也不敢妄动,蹲在墙上静静的等候。不一会儿,下面传出了声音。

  男的说:“走远了”。

  女孩说:“吓死我了,这要是被看到,告诉老师我可怎么办啊”

  男孩自信的回道:“没事,有我在,谁要是敢多嘴,我非打死他不可”

  女孩一笑,调侃道:“知道你厉害,斌哥”

  男:“小丫头,还敢调戏我,看我不收拾你”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蹑手蹑脚的往墙边蹭去。我来到墙边,慢慢的探出脑袋,发现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孩,正搂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不断亲吻着。这个女孩我知道,叫吴莎,是五班的班花。怎么会知道她呢,因为学校是不让女生留长头发的,但这个女生是学舞蹈的艺术生,所以学校才对其放宽政策。而那个黄毛我不认识,不是我们学校的,应该是社会闲散人员,我们学校是重点中学,各项管理都很严格,真不知道这个黄毛是怎么进来的。

  在我想的时候,下面的俩人也没闲着。黄毛在亲吴莎的同时,手开始伸进校服的里面,隔着衬衣摸着吴莎那尚未发育饱满的乳房。边抚摸边亲吻,这样大概五分钟左右,黄毛的手开始移动到吴莎的腰间,顺着校服裤子的松紧带就把手伸了进去,吴莎一惊,赶紧把黄毛的手往外推着,并结束接吻,轻声说道:“别,我们还不能那样”

  黄毛不理会吴莎的推阻,继续把手往裤子里伸,嘴上说道:“莎莎,就让我摸摸吧”

  吴莎见黄毛不顾自己的意愿,又急又气,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对着黄毛委屈的说道:“别这样,我们还太小,以后我一会答应你”

  黄毛见吴莎要哭出来,手上的力道也松缓了下来,但嘴上还是央求着:“我们都交往这么久了,以后我会娶你,一直对你好,你就答应我吧”

  吴莎含着眼泪看着黄毛,但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黄毛见吴莎心意坚决,无法动摇,也就松开了手,但还是不死心,决定换个策略。苦着脸对吴莎说:“那好,莎莎我尊重你,但我这里实在是难受,怎么办啊?”边说还边用手指着自己的下体。

  吴莎脸颊一红,手足无措的站在那,低着嗓音说道:“我。我不知道”

  黄毛应该对女人比较有经验,看出有些希望,就继续装可怜道:“你既然不能用下面满足我,用嘴总可以吧!”

  吴莎一听,一边害羞一边拒绝道:“我才不呢”

  黄毛继续劝道:“就用嘴满足我一次吧,下面不给我,嘴又对你没什么影响”

  吴莎想了想,但还是不同意。

  黄毛见吴莎死活不肯,于是就发狠道:“嘴也不行,屄也不行,信不信我强奸了你”

  黄毛脏话狠话都了说出来,吴莎心里一慌,有些害怕,只能服软小声的说道:“可我不会用嘴啊”

  黄毛见吴莎服软,态度也温和了起来,道:“我来教你,你先蹲下”边说边用一手把吴莎往下蹲姿势按,另一只手以半弯腰的姿势来脱自己的裤子。

  吴莎心里还是有点抵触的,但见扭不过黄毛,也就顺从的蹲了下来。黄毛见吴莎听话的蹲了下去,心里大喜,赶紧用双手把裤子往下推,一把就退到了膝盖的部位。下体脱离了衣服的束缚,一下弹了出来。

  吴莎被突然弹出的阴茎吓了一跳,眼睛扫了一下,没太看清,只看到是一个淡粉色的棒状物体。这还是吴莎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下体,既羞涩又害怕,心里还充满了紧张,赶紧把头扭向一边。

  黄毛见吴莎把头转开,知道吴莎害羞,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扶吴莎的头,嘴里还哄骗道:“来吧,宝贝儿,我介绍我的小兄弟给你认识”

  吴莎听他这么一说,先是一笑,心也放松了下来,然后瞟了他一眼,就转头仔细的观察起黄毛的阳具,嘴里说道:“你真贫,这个怎么支起这么高,长得跟藤条似的,咦,好恶心‘'

  黄毛精虫上脑,也不理会吴莎的调侃,赶紧对吴莎说:”赶紧用嘴给我舔舔“一只手扶着阳具,一只手伸到吴莎的脑后,把阳具往吴莎嘴里送。

  吴莎两手撑着黄毛的大腿,用力的抵抗着,嘴里赶紧劝道:”别,我自己来“

  黄毛一听,也就不在用力,只是手还放在吴莎的脑后,另一只扶着阳具的手略微用力,把阳具角度压到对着吴莎脸的方向。

  吴莎先看了一眼,看到阳具正面的马眼,于是伸出小舌头,如小猫饮水般舔了一下,然后满脸羞红的抬头看着黄毛。

  黄毛被这么一舔,如同触电般,满身的舒爽,看到吴莎在看自己,赶紧鼓励道:”对,就这样宝贝儿,舒服死了“

  吴莎被黄毛一称赞,心里一甜,就像刚才一样开始左舔一下又舔一下。开始黄毛还很享受,但见吴莎就这样舔来舔去,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弄的黄毛是哭笑不得,于是赶紧对吴莎说:”宝贝儿,不要只是光用舌头舔,要像含棒棒糖一样,把整根放到嘴里“

  吴莎听后,略显迟疑,但还是听了黄毛的话,张开嘴,先把阴茎前端含入嘴中,舔的时候没什么味道,含到嘴里,有股淡淡的骚味,但还可以接受。吴莎皱了皱眉,吐出了阴茎,问道:”是这样吗?“

  黄毛连忙说:”对,就这样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前后动“

  吴莎听了黄毛的话,又开始了实践,含在嘴里,舔舐着。黄毛感觉阳具被口腔包裹住,舒爽的呻吟了一声。吴莎听了,仿佛受到莫大的鼓舞,在嘴里舔着,并观察着黄毛的表情。

  肯能女人对于口交天生就富有灵性,弄的黄毛很舒爽,但毕竟是第一次,偶尔还上会有牙齿刮到阳具的嫩肉,弄的黄毛是既爱又怕,赶紧对吴莎说:”宝贝儿,别用牙齿碰到“

  吴莎也意识到了,牙齿碰到可能会弄疼黄毛,就上下嘴唇往里用力,把牙齿包裹住,又开始了吞吐。

  黄毛对于吴莎的表现很满意,但还是不肯满足,一手松开了阳具,拉起吴莎的一只手,并往自己的阳具上放,当吴莎手碰到阳具的瞬间,仿佛被烫到般,赶紧拿开。

  黄毛以为吴莎害羞,就又拉起吴莎的手,并对其开玩笑说:”没事,他不会咬你的,只有你咬他“

  当吴莎的手再一次碰到阳具时,还是迅速抽离,当黄毛在想抓吴莎手的时候,吴莎怎么也不肯,黄毛见这样这能做罢。

  于是吴莎就两手扶着黄毛大腿,嘴巴含着阳具,用力的吞吐着。

  黄毛则一手扶着吴莎的后脑,另一只手往吴莎的胸部摸,由于手臂不够长,只能微歪着身子,才能摸到吴莎的胸部,姿势虽然有点累,但黄毛还是很享受的。

  我在房顶上趴着,看着两人现场的表演,我被刺激的全是燥热难耐,这和我昨天开父亲的录影带不同,那个画面不是很清楚,而今天这个就发生在我眼前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我感觉我的身体都在燃烧,赤红的双眼紧紧的看着吴莎那红润的嘴唇,耳朵里听着吞吐阴茎发出的”啧啧水声“,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蠢蠢欲动,我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而下方的吴莎,嘴来还在卖力的吞吐着,同时还发出”嗯。嗯。“的喘息声。大概5分钟,吴莎吐出了黄毛的阴茎,对黄毛说:”什么时候完啊,我累了“

  黄毛正爽,见吴莎吐出阴茎,感觉一股失落,赶紧答道:”快了,莎莎你再坚持一会儿“

  吴莎见黄毛着急,故意逗他,说:”我累了,我不干了“

  黄毛大急,可怜巴巴的道:”我这难受死了,你就行行好,帮小的一次吧“

  吴莎看他可怜,正要继续,又想起刚才黄毛对自己凶的时候,就故意说道:”那你以后还敢凶我吗?“

  黄毛连连摇头,答道:”再也不敢了“

  吴莎这才满意的一笑,就把阳具又含到了口中。

  黄毛背这失而复得的感觉冲击的快感连连,嘴里舒爽的呻吟着”啊,含深一点“

  吴莎努力的把阳具往自己的嘴里塞。

  黄毛感觉着阳具的深入,呻吟声更大了,鼓励着吴莎继续。

  吴莎感觉都顶到嗓子了,再进去就要呕吐了,就赶紧往外吐。

  黄毛见吴莎要吐出来,难能如她所愿,赶紧把脑后那只手一用力,就把吴莎卡在哪里。黄毛感觉阳具上的紧致感让自己快感倍增,就这样呆了一会儿,吴莎用力的拍着黄毛大腿,黄毛赶紧松手,吴莎一下吐出阳具,咳嗽声伴随着大口呼吸一起在进行。

  当吴莎缓过来的时候,瞪了黄毛一眼,说:”你想憋死我啊“

  黄毛尴尬一笑,说:”刚才实在是在舒服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吴莎听了,心里一喜,感觉能让自己男朋友舒服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就又含起了阳具,在鼻腔里发出”嗯……嗯。“声。

  黄毛这次没有把阳具插深,只是享受着吴莎的服务,并不时的发出呻吟声。

  吴莎在感觉到黄毛发出了一串的呻吟声,更是得到了鼓舞,更加快速的吞吐了,哪知道黄毛这是要射精的前兆。

  就在吴莎更卖力的服务时,黄毛低吼一声,下体噗噗的射出的弄弄的精液。吴莎哪知道这种情况,前两下直接就射进了嘴里,直接呛进了嗓子里。后面意识到,赶紧吐出阳具,本能的咳嗽着,吐出的阳具如火山爆发般不可控制,精液顺着马眼喷出,正射在吴莎的脸上和身上。

  黄毛舒爽完,喘着气,坏笑的看着吴莎。吴莎闭着眼睛咳嗽着,感觉嗓子里猩呼呼的,咳不出,只能咽到肚子里了,味道又猩又咸。咳嗽完的吴莎,赶紧用手擦拭脸上的精液,擦完才睁开眼睛看到一脸坏笑的黄毛。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既委屈又生气的看着黄毛说:”都是你,你看我下次还给你给你口“

  本来还在坏笑的黄毛一听这话,赶紧过去帮忙,连哄带骗的说着绵绵情话。一会儿,两人收拾完,一起离开了。

  直到两人走远,我才在房顶上仰面躺了下来,喘着粗气,下体高高的支起混合着内心里的滚滚欲火,让我对女人产生了强烈的欲望,那种征服,占有的欲望。

  回到家的时候都快1点了,母亲很焦急,赶紧问我怎么才回来。我就解释说打完篮球肚子疼,就在厕所蹲了会,中间当然要隐去这段偷窥的事情,可能也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内心深处对偷窥情节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吃完饭,赶紧跑去卫生间,因为内裤湿了,我的马眼处还和内裤上连着一条透明的液体,赶紧偷偷的换下。回到卧室,躺在床上,脑子里却不停出现身边女孩的样貌,我们班的,其他班的,就仿佛走火入魔般的难以自拔。恋爱可能对我这个年纪的学生有点早,性就更加遥远,可偏偏我就被这样的欲火点燃了,但我还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我也感受到了女人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