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有除我之外的情人

•  发布时间:19-10-29 20:49:44 收藏

我常常幻想,我女朋友,或是老婆,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情人。他们或是知己,或是闺蜜,总之越过了最后那条线,疯狂地发生了关系,保持这样并持续了好几年。由于我对我老婆的绝对信任,他们有持无恐地在一起并毫无顾忌地发生关系,有时候说是加班,有时候则是出差,甚至有时候都不告知原因,直接一句晚上不回来了,就去与情夫幽会,中间偶尔发条微信告知平安外从来不接电话。她与情夫关系愈来愈难以割舍,终于,在他们第一次做爱起的第三个年头,也就是我们结婚的第二年,她同意为情夫怀个孩子并生下来。那时我们都还没要孩子,我记得那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她以心情不佳或者工作等原因,长时间拒绝与我做爱,中间唯一只有一次是我苦苦哀求了许久之后,她才勉强同意让我插进去一小会,同时必须戴套,而且抽插没两分钟就被她嫌弃地要求拔出,到厕所自行解决。我无奈只好顺手将她的内裤拿上想借着她内裤的味道能来得快一点,她起初还不愿意,后来竟然同意了,我为了尽快解渴就没多想,但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那段时间我再要求做爱时,她直接把内裤脱下来丢给我,让我自己解决,有时候是丝袜,有时候是鞋子,有时候什么都不给,让我去鞋柜翻她穿过的旧鞋子。


而我清楚地记得那三个月,她常常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晚上不回家,有时候一个电话,有时候一条微信就算通知到了。毫无疑问,她都是与情人在一起,疯狂地没日没夜地交合,做爱。甚至第二天还要上班,依然毫无顾忌地交配到凌晨,实在累了,就直接跟公司请假,然后就是一整天的疯狂如野兽般地交媾,生怕浪费情夫一点点的精华。为了更快更有质量的怀上情夫的种子,他们每一次做爱都要高潮,每次做爱完毕,老婆的情人都会把生殖器深深地放在老婆阴道内很长时间,保证每一滴精液都流进了老婆阴道深处再将阴茎拔出。并且完事后还用枕头将老婆屁股高高垫起,老婆像一把弯弓平躺,让精液能够顺顺畅畅地流入子宫深处,一滴都不能流出来,让老婆情人的两亿颗精子全部参与到老婆受孕中去,一丝一毫都不要浪费。他们那几日不光在酒店,在情夫家,还没少结伴出游,就是为了让老婆怀孕地更顺畅一点。甚至好几次,老婆直接把情夫带到家里来,为了能够讨好情夫,老婆向他撒娇说,“要防止在受孕时看到那个老王八,要保证怀孕时连他长什么样都忘掉,保证肚子里的小宝宝100%是情夫的种,连呼吸的空气都于我无关”,老婆直接打电话,让我晚上不准回家,理由是她有个同事要住家里,我在碍手碍脚的妨碍她们交流感情,我就问了一句,那同事男的女的,老婆就非常生气地吼道:“你烦不烦!”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我别无选择,只好到家附近旅馆留宿,把家里给他们当成绝对安全的,把老婆操怀孕地场地,在家里老婆和她的男人比在酒店里还肆无忌惮得多,除了家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成了老婆收集情夫精液的场所,还更放肆地全身赤裸着,两人跑到阳台上交合,落地窗前的灯大亮着,即便是凌晨两点,也把老婆和情夫照得清清楚楚,老婆的嘶吼声那个大哟,今晚整个小区的男人,估计都做了个春梦了。


总共四次,我记得,老婆不准我回家的次数,后面两次直接电话告知不准回家就完了,连理由都没告诉我。终于,在老婆和情夫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老婆终于在两个月零三天的时候成功种上了情夫的种子。老婆说,当看到验孕棒上的两条杠时,她激动地差点哭了出来,仿佛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一个使命般地神圣。当时我们正在吃饭,她强忍着泪水,当着我的面直接拨通了情夫的电话:“喂,亲爱的,嗯,告诉你一个秘密,是个好消息,别急,我待会见到你时亲自告诉你”。说完,老婆直接放下碗筷,冷冷地丢下一句,“晚上我不回来睡了”,就急匆匆地换上外衣走了。在门口,老婆停了一下,想了想,然后双手伸到裙子里,轻轻脱下了她的内裤,朝着我喊,“哎,今晚上别神经病似的一直打电话,我关机了。喏,这个给你”老婆指了指丢在鞋架上的内裤,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在楼道上留下渐渐远去高跟鞋声。

我在凳子上坐了许久,直至老婆的声音彻底听不到了,才缓缓地站起来,悄悄地走到鞋架边,看到老婆留在上面歪歪扭扭的一条内裤,用一个手指触了触,还温着!老婆刚刚脱下,上面还残余老婆最私处的温度,暖暖的。我颤抖着双手将内裤拿起,再也忍不住,将内裤整个敷在脸上,贪婪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少妇的味道,总是在浓郁的芳香中,带着一股迷魂散一般。明天周六,那今晚老婆回不回来,对我来说已意义不大了。


一路上,老婆眼里沁着泪水,努力的抑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双手轻轻地摸在肚皮上,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尽管为了交配方便,情夫重新在我家附近租了一套公寓,但15分钟车程,在此刻也显得太漫长了。终于到了情夫的小区,老婆停稳车子,一路小跑着飞奔到情人的门前,按了按铃声,情人打开门的一刹那,老婆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下扑到情人怀里,双手缠着情人的脖颈,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一个眼神未相接就深深地与情人吸吻在了一起。情人狠狠搂着老婆的腰,老婆一只高跟鞋站地,另一只脚激动地高高翘起。情人离开了老婆贪婪的索吻,看着老婆,并没有说话,老婆会意,边泪边笑地朝着情人坚定地点了点头,两人再次激动地拥吻在了一起,全然没有留意到身后的门,打开后又悄悄缩了回去。“奇怪了,那不是小刘的老婆吗?她怎么会……”那人再从猫眼向外打探,只见两人已分开,男人满怀温柔地将女人引入屋内,转头伸手拉门,女人顺从地进入了屋里,并站在后面等候,一边抬头目光温柔地注视着男人的动作,在门还有一条缝的时候隐隐看见女人已迫不及待地拥向那男人,“啪”,随着门的关闭,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再也看不到了。


一直到了周三晚上,老婆才疲惫的回到家中,我正在家里拖地,急忙迎上前来,蹲下身子为老婆脱下高跟鞋,老婆身上的行装已然换了一身,走之前是个温柔的居家少妇,回来时俨然已带了几分妖艳的味道,裙子很低,我偷偷看了看,内裤也换了一条,似乎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款式,只窄窄的一条线包着若隐若现。高跟鞋倒还是走的时候穿的那双,不过白嫩的双腿上多了一双薄薄的长丝袜,看质地似乎并不便宜。老婆并不是很愿意在我面前穿丝袜,她的理由是上班的时候天天穿穿烦了,下班再不想穿了。不过老婆出去的时候倒经常穿丝袜,不过很有规律的是一般出去穿着丝袜的时候往往回来丝袜已不见了踪影,要么就是出去没穿,回来的时候腿上多了一条。不过从来不准我碰,一到家第一时间就会把丝袜脱掉,甚至有时候我都来不及看,只在打开洗衣机里看到里面躺着的一两条丝袜,才知道老婆今天又是穿丝袜回来的。说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去时和回来时穿着完全不一样的服饰了,我问过几次,老婆很不耐烦的回了我几句,后来我就再没问过了。


老婆扶着我的肩,抬起一只脚让我把高跟鞋脱了下来,老婆很爱干净,体质也好,哪怕一天不脱鞋走下来她的脚也常常香香的,很好闻。我温柔的把老婆的小脚褪下鞋子,为老婆换上了拖鞋,把老婆的鞋子轻轻放到鞋架上,再更换另外一只。突然,我看到老婆的脚裸上面突然多了一行黑字,是一行纹身,字不大,但足够看得清晰。第一排是一个日期“2014.3.28”,日期正是老婆前几天离家的日子。平时极为传统的老婆为何会突然跑去纹这么一个东西?我满脑子疑惑但又不敢多问,老婆虽然偶尔蛮横,但大多数时候我们夫妻感情是很好的,只要互相留有空间,老婆有什么事情几乎都不对我隐瞒。但对应的,若老婆没有主动告诉我的事,我就紧紧地守住红线,不向老婆质疑。这是我和老婆交往7年,结婚三年以摸索出来的一点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我们一直感情很好的原因。关于老婆脚上的纹身,老婆没有主动说,那我就装作没看到了。纹身的第二行是一排艺术风格的英文,只看清第一个字母是斜斜的“P”,老婆就把另一只脚抬起了,我赶紧为老婆换上拖鞋,看着老婆疲惫地走进客厅,慵懒斜地躺到沙发上,两腿抬起随意地蜷在身前,拿起遥控器无聊地翻看着电视节目。

我缓步走到沙发前,坐在了老婆身边,老婆见我坐下,略微厌恶地收了收脚,刚好与我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这五天时间,老婆去哪了?我很默契的缄口,日常性的,并没有向老婆询问。看着老婆虽然慵懒,但依然性感与妖娆的身型,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老婆今天,怎么没脱丝袜?”


老婆虽然略显疲惫,但潮红的脸上不时流露出的笑容还是能看出来她心情不错。


晚上在床上,老婆罕见地趴在我胸口玩手机。我搂着手里这个温香软玉的少妇,每一寸肌肤的接触都酥麻酥麻地撩拨着我的下体,这种感觉太舒服又太陌生了。结婚三年了,同床五年多的一个女人,竟让我有种搂着别人的老婆的错觉,心底还有一丝丝占便宜的快感。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我很诧异自己,怀里这个肌肤若隐若现的女人明明是我老婆啊?


我正沉浸在这种痛苦与欢愉中时,老婆似乎结束了与微信里朋友的谈话,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聊些什么,但老婆的表情一直都很高兴。


老婆放下手机,关闭屏幕,靠着我的肩膀,看着我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又迟迟没有开口。而我没功夫在意这些,我已经忘了我老婆有多长时间没跟我同床了,甚至仅仅是抱着她悄悄偷看她,闻着她的发丝,以及她身上独有的少妇香混合着我不知道牌子的香水味道,就已经让我不争气地硬了起来,甚至已经到达了爆发的边缘。


“我怀孕了!”


啪!仿佛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把我从云端扇飞到地面,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娇妻嘴里平静地吐出这句话,又若无其事地睁着两只眼睛看着我,我很诧异这个女人是如何把背叛老公这件事说的如此云淡风轻,她安静地样子仿佛刚才是告诉我她饿了,而不是给自己老公戴了一定大大大大的绿帽子。


因为虽然和老婆的感情有太多的不确定,但我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三个月我跟老婆没有做过任何一次,连同床时间都少。我非常明白这句“怀孕”意味着什么,老婆对此也心知肚明,那么她此时的目的,就是直截了当地将自己的“红杏出墙”向我挑明了。


老婆对我的惊讶不为所动,仍然平静地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答复。但我仍在震撼中难以平复下来,这种感觉太难形容了,不是愤怒,不是悲伤,竟然好像有一种幸福感?我再细细回味这种感觉,与其说是悲观,到不如说是直上云霄的快感,以至于飘飘然久久不能落地。是的,这种感觉不是失落,不是心酸,而是长久的、缠绵的、强烈的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轰击着我的大脑,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就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的老婆出轨了,是的,我明白这一点的,我此刻终于不用再欺骗自己了。我早就深知自己清楚这一切,只是之前沉迷于这种诡异的快感而感到内疚,想通过自我安慰掩饰自己的不安。但我现在已经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老婆的摊牌逼迫我必须要直面这种快感!


我明白之前的处境,就好像我亲眼看见彻夜未归的老婆,清晨和其它男人搂搂抱抱地从电梯口出来,满脸疲惫地在我眼皮子底下和那个男人来了个深情的拥抱,然后恋恋不舍地分别,最后整了整脸上的发丝,若无其事地按下了门铃。我假装睡眼惺忪地打开门,迎接来的是老婆不耐烦的神情,以及慵懒地脱下来的高跟鞋。她吩咐我把鞋收拾好,就自顾地走开了。


是的,就算我就在门后的猫眼把刚刚的一切看了个一清二楚,我依然可以强迫自己说,老婆只是和他们出去了,他们肯定如明镜一般清白,并不会越雷池一步。我就这样欺骗着自己,这样我就不会因为脑子里浮现出的强烈的老婆和陌生男人彻夜交媾的画面带来的刺激而自责——不,不是一个男人,是一群,他们彻夜不停地跟我老婆交配,没有一个戴套,疯狂的人群把老婆的小穴操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阴道口无力地向外滴着淫水和精液。同时嘴巴里口齿不清地含着一根大大的肉棒,一边呻吟一边卖力地舔着。


而我,就静静地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安静地看着老婆和人群疯狂而淫靡的做爱场景,看着老婆满脸娇羞地喊着、含着,看着她那青春可爱的脸上粘满了奸夫的口水和精液,看着她一边被别人操着下体一边冷静地注视着我的眼神,而我就在这一片歇斯底里的乌托邦中一泄如注,长喘不起。


这种负罪感太舒服了,他就像毒瘾一样侵蚀着我的神经,我根本无力抵抗。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放纵老婆,一次又一次地欺骗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面对着肯定的不能再肯定的老婆背叛的证据而视而不见,为的就是在老婆不屑地与我擦肩而过时,发丝留下的那一缕摄人的淫靡之息和醉人的少妇香氛,然后再一次沉浸到那一片虚无缥缈的高潮场景之中。


所以我骗自己,老婆是清白的,那些想象都是假的,这样面对自己罪恶的思想时,能得到几分宽慰。


而今天,当老婆大大的眼睛直视地灼烧着我的灵魂的时,我知道现在必须是要面对这一切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身体因强烈的快感而有些微微颤抖——我的老婆,真的被别的男人草了!是的,凶狠地,不留余地地把他的阳根狠狠地插入我老婆娇嫩的阴道深处,然后疯狂地交合中伴着老婆愉悦而害羞的娇喘,在老婆额头冒出第一颗汗珠之时,将熊熊精液滚烫地毫无保留地射入老婆阴道深处,再久久抱在一起!


老婆察觉到了我的失态,但是她并没有说话,依然在等待着我的答复,两人就这样诡异地沉默了五分钟。


我明白,必须要表态了。


她知道我知道,我也知道她知道,这个时候没必要去纠结“为什么这样对我”、“孩子是谁的”、“你还爱不爱我”等一些婆婆妈妈的无意义的问题,大家都已经到了亮牌阶段,所有底牌都摆上了明面,我们俩都心知肚明,不要玩花架子,直接到最后的谈判吧!


“孩子,要怎么处理?”


“生下来啊——”


她说得如此自然而清楚,仿佛一切都顺理成章一般。接着顿了顿,又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一点不回避地一字一句地吐出三个字,


“你来养。”


我脑子轰地炸开了,老婆怀上了别人的种,并命令我给他养孩子,这简直绿到了骨髓的行为,让我感觉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别人侵犯了。老婆甜蜜的脸蛋挂着笑容,白皙的小腹暂时还看不出异样。但我清楚就在这性感平坦的小腹下面,在老婆本该属于我的子宫里,一个野男人已经先把他的种子注射了进去,并深深地扎根下来。而老婆心甘情愿地为情夫怀着野种,她的玉肌愿意把老婆吹弹可破的养料毫无保留地输送给情夫的野种,老婆以后每天吃的,喝的,都将分解出最精华的部分源源不断地注入情夫的情种。老婆将服用最贵的营养品,学习最优秀的育婴知识以保证野种的健康发育。老婆将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和情夫的幼苗,每天念的、想的都将是小腹底下那颗小小的生命之种,那颗贪婪的、狰狞地汲取着老婆心甘情愿输送过去的属于自己养料的新生命。可以料想的未来就是老婆宁肯自己不再美丽,不再年轻,脸上多添几分皱纹也要把自己最宝贵的精华无私献给情夫的野种,自愿让他蚕食自己的身躯,让他茁壮成长,并最后忍着世界上最大的疼痛把孩子分娩下来,成为这个婴儿的母亲。从此她与情夫之间有了永恒的、可以一代一代传递下去无法泯灭的血脉联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为那个男人做的。


哪怕那个男人此时早已操腻了她,把她无情地抛弃。就在她忍着剧痛分娩的那天,她的情夫早已带着新欢纵情欲海,孩子发出第一声啼哭的时候正是情夫狠狠刺入另一个女人的阴道的时候。


即便如此,她还是愿意,她愿意被情夫操腻,愿意操腻后被抛弃了依然给情夫养着孩子,愿意把这个因怀上它而令自己苍老了几分的野种抚养长大,并在小孩懂事的时候,教小孩叫我“爸爸”!


脑中的场景一波一波地向我袭来,我要喘不过气来了。那股诡异的快感又一次充斥了我的大脑,支配着我的身躯。我再一次因为不受控制的快感而颤抖起来。我绝望而无力地用最后一丝力气指向老婆的肚皮,妄想着能在一切还不是太迟的时候赶紧把那该死的野种掏出来,不然再沉沦下去,我真的要彻底沦为欲望的奴隶了。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手指接触到这个女人的一刹那,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又一次占据了我的意识。我太爱这个女人了,爱她给我带来的一切爱与痛苦的深渊,爱她所有不屑地看我的眼神,爱她每一次与情夫幽会归来的慵懒神态。我此刻终于明白了,我所有自以为是的抵抗都将是无意义的挣扎,就像燃在海啸前面的薪火一般渺小。我终究会成为臣服于这个女人欲望之下永不能翻身的怨魂。


手指在老婆小腹上的感觉太无力了,我臆想能阻止那个东西的生长,然而一切都太迟了,我甚至都能感受到老婆的能量正清晰地、一股一股地输送到子宫里面。我阻止不了,我什么都阻止不了,只能无力地目睹这一切实实在在地进行下去。


我突然想起,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无力感,上一次,正是我第一次撞见老婆出轨的时候。


那时候我和老婆刚刚领证,正在焦头烂额地筹备着婚礼。老婆似乎从那时候起就对我的行事不太满意,嫌我挑选的酒店太远,嫌我订制的婚纱太老,嫌我制作的请帖太没有创意。以至后来,老婆都不愿意跟我一起谋划了,我们讨论好各自分工,就分开各忙各的,每天商量好时间碰个头确认一下进度。


然而随着婚礼的临近,老婆却越来越少跟我在一起,不仅常常两三天不回来,有时候不得不打电话确认一些事项时,老婆又长长不接电话,在最后时候接起来,不耐烦地交代几句,又匆匆地挂了。印象中那几天老婆总是很匆忙,再要紧的事总是吩咐几句又挂了,有时候说话又含糊不清,仿佛隔着电话老远。还有好几次打过去语气到挺平和,但总感觉老婆每说一句话都很费劲,好像很用力才说出一句话来。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感觉老婆语气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真正让我怀疑的是,有一次再打的时候,老婆甚至每一句话都要迟疑一会才回答,话筒里只有老婆沉重的呼吸声,以及一声重重的,虽然用力去掩饰但依然能听出是老婆似是痛苦的一声长长的


“啊~嗯~~”


啪!老婆仓促地挂断了电话,甚至连“好了,我挂……嗯啊~”都没有说完,随着电话里嘟的一声,不知道为何,我刚才好像听到了,那明明就是老婆正在做爱而发出的呻吟啊!


然而那几天我实在忙了,婚礼筹备的工作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繁重的琐事压的我一头包,刚刚那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竟被一个电话就给打断了。


我驱车前往酒店,该死的居然忘了安排远方亲戚住宿的问题,过两天就是婚礼啊,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除了给自己添堵以外,被狠宰一笔是肯定的了。我一边责怪着自己的猪脑袋,一边往酒店较多的街区开去。


就在我慢慢看着后视镜一步步挪车时,突然间一闪而过的人影令我打了一个激灵,我猛回头,娇小的老婆竟然和一个高大的男人挽着手依偎着出来。


那就是我老婆,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我太熟悉她了,她披肩的秀发,咖啡色的露肩连衣裙,薄如蝉翼的丝袜,还有脚上挑着的一双调皮的黑色高跟鞋,这就是那个过两天就要成为我新娘的女人,此刻正无比甜蜜地依偎在男人肩上。这酒店就在街边啊,他们就不怕被人看见吗?


那个男人高老婆一个头,穿着一件四分卫的短袖和一条运动短裤,腿上腿毛浓密,肆意地释放着身上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他紧紧搂着我老婆,难怪老婆这么沉醉的表情,恐怕此时正呼吸着男人的阳刚之气而不能自拔吧。


老婆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样顺从地跟着男人来到了他的车前,男人坐上了驾驶座,示意老婆。老婆熟练地拉开车门,然后乖巧地坐到了副驾驶,而这一切,就发生在我眼前。


我不知道我为何一直坐在那里,仿佛那是别人的老婆,仿佛那个高大的男人才更有资格拥有这个女人,仿佛我是一个偷窥者,正不道德地偷看着人家夫妻正常的打情骂俏,想到这里,我悄悄被一种奇妙的感觉所笼罩,他支配着我的心智,束缚着我的手脚,强迫着我继续看下去。


我竟然期待着眼前的男人和我老婆发生点什么,男人一手大咧咧地抚摸老婆白嫩的香肩,另一只手一直在方向盘下面摆动着什么。老婆一直注视着男人,就在说话间,老婆突然羞涩地笑起来,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老婆的眼神我看得很清楚,她娇羞,埋怨,甜蜜又宠溺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然后,轻轻地闭上眼睛,头向男人两腿间一点一点地低了下去,慢慢被方向盘挡住,最后完全看不见。


而男人将一只手按在老婆头上,起伏的手臂真切地告诉我此刻我的女人正在她胯下卖力舔弄着什么,而男人得意的神情就像个胜利者一般,骄傲地带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脚油门,载着我的女人,越来越远。